Good Uncle

grow with children, together

“你可以对你的父亲不好,但你必须好好对待你的母亲”
一位怀孕三个月的准妈妈说。三个月的时候她的反应极大,只要有一点风油精的味道就会难受得不得了。
翻开上周的报纸,又出现了一扇门事件,缝肛门,更吊诡的是围绕这扇门,出现了各种说法,有产妇丈夫,助产士,媒体,医院,专家,医疗管理机构。
至于缝还是不缝,别说是专家,普通人也能分辨得出,而有些专家确说:这个不好说。
我们经常看到,在出了一些事件之后,比如有毒的洗发水,都会有专家出来说:这个量是没关系的。这些专家一方面顶着专家的光环,私下可能和厂家有间接的关联,所以会站出来支持他们。
如果让专家给产妇做鉴定,至少要请外省的专家,因为同一个地区的医疗工作者,抬头不见低头见,
另外,也不太敢得罪监管部门,因为医院的出了问题,监管部门难辞其咎,平时监管不力,才会有如此低级的错误。医院每年会上缴给管理部门不少的管理费啊。
关于给护士红包,这已经不是潜规则了,这是明规则,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生命,健康掌握有充分的权力,而缺乏外部的监管及内心的守则。在柔弱的产妇及婴儿面前,医生和助产士的权力太大了,而产妇丈夫是多么的无能为力。
春上村树发表过一篇关于高墙与鸡蛋的演讲,说就算在不明白真相的时候,他也会站在鸡蛋这一边。而我们能做的就是消除这堵墙,虽然,可能现在,会碎很多鸡蛋。
目前期望的是,那会受折磨的产妇及孩子,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