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Uncle

grow with children, together

孩子们的安全之四:公权力这面墙倒向你的时

Mother should I run for president?
Mother should I trust the government?
—The Wall,Pink Floyd.

刚才看到新闻里面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演讲时,一群大学生在嘘他们的总统,一度中断了总统的演讲,这是在美国,现代。

翻开孩子们的语文书,里面有一篇文章说的是位小姑娘,坚持不肯投降,最后被残忍的杀害了,只有15岁,后来有人题字给她:生的光荣,死的伟大。

目前的语文教育是教育中的最大的失败,最重要的原因是语言课本沦为了政治、思想教育的工具,而忘记了语文的美的教育。

我们鼓励牺牲的文化,因为牺牲了才伟大,而投降是可耻的。

再回到1945年的,八年的抗日战争才结束,国内民众希望能够和平安定,两党能消弭争端,改善民众生活,重建家园。828号,毛应蒋电邀,赴重庆参加谈判。桌面下,蒋在美国的支持下,在9月中旬,已调集36个军73个师,企图控制华北、华东的战略要地和交通线,分割解放区。

1010号,签署了《国共谈判会谈纪要》(双十协定),13号就下达进攻解放区的密令。同时,蒋在内部同时剪除异己,当时昆明的民主势力得到较快的发展,导致蒋的不满,蒋借机把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的职务。由李宗黄任云南党部书记兼代省政府主席。

共南方局安排在云南工作的华岗,在撤离昆明前,告诉闻一多和吴晗:形势已经变化,今后行动要谨慎,注意保存力量。

蒋准备内战,遭到了国内各种政治势力的猛烈抨击。民盟,毛,民主人士都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用一切办法制止内战。

1122号,费孝通发表《美国你不应这样到处美国人民的公司信》,批评美国政府助蒋内战的政策。

22号,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法大学、英语专科学校4校学生自治会出面,组织内战时事晚会,李宗黄禁止云南大学出借会场,四校学生自治会决定用联大的草坪开晚会,当晚有6000多师生及社会人士参与,钱端升级、伍启元、费孝通、潘大逵4位教授分别发表演讲,主张迅速制止内战,成立联合政府。

晚会进行中,第5军邱清泉部包围联大,用机枪、冲锋枪、小钢炮向上空射击,并用切断电源的方式相破坏晚会。群众秩序井然,坚持把晚会开完成。

蒋用枪炮对付和平集会的学生,蒋媒体却指是毛匪引起,激起联大师生愤慨。同日,决定罢课,抗议当局暴行。28号昆明有31所大中学校参加罢课联合委员会。同时发表《罢课宣言》主张包括:立即制止内战,要求撤退驻华美军等

121日上午,李宗黄指挥,数百人,分头袭击了,联大新校舍,联大师院等多所学校,见人就打,甚至掷手榴弹。造成4人死亡,25人重伤,30人轻伤。也有几位教授被殴伤。

联大停课7天,对死难学生表示哀悼,对受伤师生表示慰问,促法律委员会加紧工作,早日办到惩凶。教授们也用文章抒发心中的愤概。

此事发生后的半年,昆明就发生了李闻惨案,民主同盟委员李公朴和教授在五日之间,被杀害。

闻一多事件之后,费孝通夫妇就立刻被美国领事馆的车子接到了领事馆,加以保护。

8月份离开云南,年底前往英国。

费孝通是不惧怕死亡的,因为在很多年前,他在外出调研时候,他已经几乎接近过一次死神了。

但有时候,你必须得保全自己,为了家人,为了以后写出更好的东西。费孝通的作品《乡土中国》和《江村经济》以及晚年《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是研究中国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必读之书。

过了半个世纪,我们已经可以去月亮遛一圈了。但地面上一些小事情我们搞不定。比如领导扒了你的房

当公权力这面墙向我们倒向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先倒退100步,为了以后能够向前进300步。

面对公权力,基本没有什么可抵抗的,法律诉讼,这基本没用,欺负你的领导力控制着法院的位子与票子,连立案都没机会。

媒体,除了少数有点良知的媒体,大部分媒体已经被商业绑架,另外,本地的媒体不会报道本地的负面新闻,外省的媒体不一定知道你的事件,知道了也不一定报道,因为,这样的事件太多了,他们首先会想,这事能否引起大家的兴趣,会不会引起话题,会不会发行量。

上访,你开玩笑,你跑北京玩玩还行,你要去上访,就会有很多人关照你,好不容易把材料给了北京的领导,最后领导还是转手把材料给了扒房的领导。你还有可能成为安源鼎这样的公司的照顾对象,他们在北京找个仓库安置你几天,然后给你安排一辆车,直接送到你们乡的收费站,那儿会有隆重的交接仪式,家乡会有人来接你,这么一个单子得两三万,这可花的是家乡纳税人的钱咧。

除非你把这件事情搞大,比如找一些影响力的网络写手到处发发贴,给你申张一下,希望欺负你的领导的领导能够看到,青天大老爷能明断,但是,领导在给大领导创造业绩,扒的越多,创造的越多,领导的领导是分得清哪些对他更有意思,所以努力提拔扒房的部下。那些发贴的青年,还有可能面临被追捕的危险,罪名是诽谤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我不能穷尽所有的情况告诉孩子该怎么办?

但是可以模拟一些场景,问孩子,如果你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做?

我们不必给孩子的判断做正确或许错误的结论,而告诉她,如果她选择了这个,会有什么后果,如果选择了那个,会有什么后果,让孩子自己去考虑。

可能我的一些判断也是错误的,太过软弱和悲观。时代总是在曲折中进步的,她们成长时候,会更加民主与开放。

隐忍,做一些让步,但决不妥协。并且,我会回来的,我会在这墙上看到一个洞。

历史的真相永远不到到达,我只能努力的靠近真相。

参考文档

百度名片 刘胡兰

维基百科 费孝通

于化民 《一二.一运动中的西南联大教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