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Uncle

grow with children, together

坏孩子的死结

小时候看过三毛的一篇文章,讲的是她偷了家里的几块钱,然后坐车去了很远的地方,让家里人找了好久,再坐车回家,最后安然无恙,竹板什么的没有落到屁股上。于是我深深懂得了:偷家里钱的时候,一定不能就近花掉,怎么着也得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逛逛,晚点再回来,才能免受皮肉之苦。

后来陆续看过她的《撒哈拉》,后来知道她是台湾最好的女写词人(没有之一),后来知道她在1991年1月3号的时候已经自杀。后来我看了一篇文章,大概知道了她自杀的原因。

12岁那年,三毛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台北最好的女子中学—台北省立第一女子中学。在初一时,三毛的学习成绩还行,到了初二,数学成绩一枝滑坡, 一天,老师将三毛叫进办公室,将一张准备好的数学卷子交给三毛,限她十分钟内完成。由于题目难度很大,三毛得了零分,老师对她很是不满。   接着,老师在全班同学面前羞辱了三毛。这位数学老师拿起蘸着饱饱墨汁的毛笔,叫她立正,非常恶毒地说:"你爱吃鸭蛋,老师给你两个大鸭蛋。" 老师用毛笔在三毛眼眶四周涂了两个大圆饼,因为墨汁太多,它们流下来,顺着三毛紧紧抿住的嘴唇,渗到她的嘴巴里。   老师又让三毛转过身去面对全班同学,全班同学哄笑不止。 然而老师并没有就此罢休, 他又命令三毛到教室外面, 在大楼的走廊里走一圈再回来,三毛不敢违背,只有一步一步艰难的将漫长的走廊走完。

三毛不愿意再上学了,家长让她上学也不愿意,吃饭时候,弟弟谈论学校的事,三毛也觉得受不了,于是整整三年,她都呆在屋子里面不愿意出来,有了自闭症,直到1964年得到文化大学创办人张其均先生的特许,到该校哲学系当旁听生,才从新回到正常的社交中。

她的自闭,在写作中能够让她变得敏锐,但是在却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她的性情孤僻、感情脆弱。在初二那年,如果老师没有这样羞辱她,或者家长伙伴能够开导她,学校有心理辅导老师,能够即时的解开她的结,没有三年自闭,可能不会出现一位大作家,但时,三毛也不会自杀。我宁愿看到一位普通的女子也不愿看到一位自杀的天才。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死亡是什么?

《轨外》

作词:三毛  作曲:李泰铭 演唱:潘越云 齐豫

三毛口白:故事还是得从我的少年时候说起…

胆小的孩子怕老师
那么怕,怕成逃亡的小兵,锁进都是书的墙壁
一定不肯,不肯拿绿色的制服
跟人比一比

哪家的孩子不上学
只有你自己自己最了解
啊—
出轨的日子
没年没月没有儿童节,小小的双手
怎么用力也解不开
是个坏孩子的死结

音乐在线听 http://www.google.cn/music/song?id=S98fd32c46fc3c874&rview=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