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Uncle

grow with children, together

父与子系列 #3 闻香识女人

丑恶的灵魂没有义肢。
别听到这个名字就以为这是部浪漫的爱情片。
先讲一下故事大概上校参加过越战,在战争中失去了双眼。他的监护人女儿女婿孙女要外出度假,于是找了个小年青查理临时照顾他几天。
查理最近也惹了个麻烦,他的朋友捉弄宿监,在路灯上挂了个大条幅:宿监舔校长屁股。查理和另一个同学乔治是看到谁搞的恶作剧。于是宿监,盯上了查理和乔治,一定要让他们供出是谁干的。
乔治他爹是个大款,赞助给学校不少钱。乔治有他老爹照着估计不会有大问题。
另外补充下,这所学校是所非常不错的中学,是总统议员的摇篮。就是学费死贵死贵的那种。
原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学生搞搞恶作剧,小时候谁没做过啊或看到过啊。
但宿监把这事弄复杂弄严重了,他要开掉那些恶剧的人或者那些看到但不说的人。
查理家境一般,继父经营着一家小杂货铺,也不知道查理是如何进入学校的,反正是很不容易。
宿监给查理两个选择:供出了,就有个包送北大,不包送哈佛大学的机会,不供出来,就立马开除。
看到这儿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说:宿监舔校长屁股,一个宿监除了舔校长屁股,否则是不会有权力决定一个保送名额的。
乔治和查理落入那博博弈论的经典理论:
乔治不说,查理说,恶作剧人和乔治小惩罚,查理去哈佛
乔治说,查理不说,恶作剧人和查理开除,
乔治不说,查理不说,查理开除,乔治会有小惩罚(因为有老爸照着)
乔治说,查理说,恶作剧人开除,查理去哈佛
看来,对查理来说,他的最优选择是说,但,他已经和乔治订了约定,坚决不说。
回头来说,查理为了挣点生活费答应照顾上校几天。于是他们上路了,去了纽约。路上查理也是心神不宁,一直和乔治通话,看情况有没有变化。
上校眼睛瞎了,但对香味特别敏感,能根据香味了解对面的女性容貌如何,爱好,来自哪个洲。
上校此行其实也是想做人生最后的旅行,见一些老朋友,还有漂亮的姑娘。
上校想用枪结束自己的生命时候,查理阻止了上校,查理说:其实自己的境遇也好不了多少,就和一个瞎子差不了多少。
上校从新体验生活的乐趣,租了辆跑车在街上跑(盲人开车),跳优雅性感的探戈
查理回到了学校,参加审判大会。查理的继父没有时间来。上校坐在观众席上。
查理没有说,乔治最没有守住约定,说了。
于是学校宣布,查理和恶作剧者将被开除出校。
上校起来,说出了那些演说。
他在越战时候,有些士兵被炸去了腿,手,可以装上假肢,即义肢。
但,丑恶的灵魂没有义肢。
……你们的座右铭是什么?“孩子们,出卖朋友求自保,否则烧得你不见灰”?先生们……出纰漏时,有人跑有人留,查理面对烈火,那边的乔治躲进老爹的口袋里,结果你做什么呢?你奖励乔治,摧折查理。

……你在这培育的是老鼠大队,一堆卖友求荣客,如果你以为在锻炼虾兵成龙头,最好三思,因为你正扼杀了这所学府所坚持的精神,真是耻辱!你们今天给我看的是什么秀?唯一有格调的坐在我旁边!我可以告诉你,这孩子的灵魂没有被污染,毋庸争辩的,为什么我知道?有人,我不说是谁,要收买他,但查理不为所动。

……我告诉你什么叫过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过分!我想示范,但我太老太累又瞎,如果是五年前,我会带喷火枪来这儿!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是见过世面的,明白吗?有一度,我还看得见,我见过很多很多,更年轻的男孩,臂膀被扭,腿被炸断,那些都不及丑陋的灵魂可怕,灵魂不可能有义肢,你以为你只是把这好青年象落荒狗似的送回家,我说你是处死了他的灵魂,为什么?因为他不是博德人,博德人!?伤了这男孩,你就是博德孬种!

……来这儿的时候,我听到类似“领袖摇篮”的字眼,嗯,枝干断掉时,摇篮就垮了,它已经垮了,已经垮了!“人类制造者”,“领袖创造家”,当心你创造的是哪种领袖!我不知道,查理今天的缄默是对还是错,但我可以告诉你,他决不会出卖别人以求前程!而这,朋友们,就叫正直!也叫勇气,那才是领袖的要件!

这些议论打动了学校管委会,最后学校,挽救了查理的命运,只对恶作剧者做了些警告处分。或者说是挽救了人的灵魂。
再回到我写的主题,父与子,片中查理的父亲没有出现,只是一个符号,父亲根本没有时间管孩子的事,反倒是上校,来到了他的审判大会。
并且查理和上校之间是相互影响的。让他们各自遇到自己的低谷时候,都从对方身上得到了一些启示。
另外,片中面对孩子告密这类的事情,也值得老师和家长思考。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如果孩子遇到了,你会如何支持他,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推荐阅读:我的幼儿教育迷你书 带小孩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