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Uncle

grow with children, together

如果你敢玩这个机器人,我会很生气,一定会好好 教训你一顿的 外在的惩罚 vs. 内心的选择

萨谬尔 巴特勒 “那些违背自己意愿而服从的人,他们的想法一点也变”

社会科学家强纳森 佛雷德曼做过一个实验(1965)

佛雷德曼首先告诉一些2到4年级的小男孩不许玩某个很好玩的玩具,他给一个小男孩看了玩具,然后警告他说:玩这个玩具是不对的,如果你敢玩这个机器人,我会很生气,一定会好好 教训你一顿的。然后离开房间。他累计对22个小孩进行了这样的威胁,其中有21个小孩在他走了以后没有碰这个好玩的玩具。

6周以后,他安排了一位年轻妇女回到学校,她把之前实验中的小孩带到那间有玩具的房间,她没有提和佛雷德曼有任何关系,分别让每个孩子做画画测试,给测试打分时,她告诉孩子 可以玩房间里的任何玩具。有77%的孩子玩了早前被禁止玩的玩具。

实验还没结束,佛雷德曼找了另外一群小孩做这个实验,只是步骤稍微修改了下,这一次佛雷德曼没有威胁和吓唬孩子 ,只是警告他们当他离开时候不要玩那个很好玩的玩具,因为:“玩那个玩具是不对的”。当佛雷德曼离开房间短时间内,和第一次一样,其中有21个小孩在他走了以后没有碰这个好玩的玩具。

6周后,年轻妇女做相同的实验,孩子们又有机会玩这些玩具。这群没有受过威胁的小男孩,只有33%的人选择了这个好玩的玩具

第一组小孩开始没有玩好玩的玩具,并不是因为玩这个玩具是错误的,而是因为,一旦发现会被受到惩罚,6周以后,佛雷德曼的惩罚已经不会再落到他们头上,就可以玩这个玩具。

第二组的男孩,改变发生在他们的内心。佛雷德曼不带威胁的规定就足以让这些小男孩在佛雷德曼暂时离开时候也不玩这个玩具,对于这段时间内做出的不玩这个玩具的选择,他们自己承担了责任,他们断定自己之所以没有玩那个玩具是因为不想玩。他们内心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相信自己不想玩这个玩具了。

推及其他的事物,父母对孩子的要求,尽量要做到:让孩子觉得,这是孩子对自己行为负责,而不是因为外在的压力,比如惩罚和奖励。让孩子不要觉察这是外部的压力。

参考书籍《影响力》